Knowing that your effort has been worthwhile!
     
     
   
Encouragement Team at leprosy village - Chinese article (中文)
     
     
     
   

郭家俊 (5/12/2005)

今次是我第二次參加MMM之勉勵團,上次已經是一年多前的事。還記得初次參加時,因為對於痲瘋沒有太多認識,所以都有點擔心,尤其是他們所經歷的,不論是肉體或心靈,實在不是我這個出生於香港這充裕社會的人所能理解的。但當我第一次見到他們的時候,迎接我們的並不是一幅幅愁眉苦臉的樣子,而是一幅幅滿有喜悅及笑容的臉孔。當時,我想為什麼他們可以這樣笑的呢?換了是我,我不知道我是否可以像他們一樣,仍然去笑...究竟他們是強顏歡笑或是有其他原因...當時,我並不知道!

直至第二天,我們各人分別去到他們的宿舍,邀請他們來會堂參加為他們舉辦的話劇表演,那邀請他們前來參與的一幕幕記憶令我畢生難忘。我已經不記得邀請了那幾位村民往會堂去,但我非常記得其中一位,他所住的宿舍是在最遠處,我進入他的房間及第一眼見到他時,他縮作一團,我的多番邀請也被他推辭。三故草蘆後,他最終也答應出來,但當他打開被子出來的時候,我見到他是沒有了雙腿,印象中也好像是沒有了雙掌,而且,他的皮膚更看似有點敏感,看似有一點點白色快將脫落的表皮。他很快及純熟地從床上下來坐在地上的一塊木製滾輪板上,我當時的反應是「呆了」!腦海中不斷問自己是否做錯了?是否為難了他呢?是否不應該叫他出來?我心中很擔心會否傷害到他的心靈?好像是強迫叫他出來?可能他真的不想出來呢?

但是,環境已不能再讓我去多想,因為他已下床了,我也得與他同去。但隨之而來的是另一個問題,因他行動不便,加上話劇的時間已經差不多開始,周圍的隊友們亦已經送了其他村民去會堂,那時候只有我和他還是很緩慢地一步一步前往會堂。但因為我很想他能看到話劇,我決定向他建議由我推他前往,他再次的推搪,不過,最後還是接納我的意見。於是,我便蹲下來從後推他一把;但是,第二個問題又來了,這次問題不是他,也不是要蹲下推他一段很長的路程,而是我自己。 我推著他的時候,他身上白色一片片和一粒粒狀似粉末的皮膚碎,打在我的臉上及進入我的鼻孔內,那一刻的感受實在難以用筆墨形容。

我當時有過掙扎,但內心說出了兩節經文,那就是「我來不是要人服侍,乃是要服侍人」、「這些事你們既做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,就是做在我身上了」。當時我心中祈求神,給我不單止是體力去完成這一段路,更給我「愛」與「信心」。祂應允了禱告,我心中不再掙扎,反而開心地推著他,不止心靈上,也有體力去作,雖然路程很長,但我倆仍然很開心,為何?因為當我蹲下在他的背後,看不見前方不平的路面,他就充當了我的眼睛為我指引,而我也作了他的雙腿,迅速地將他送到會堂裡,雖然我們也曾失手跌入坑中,但我們也一同起身再接再厲繼續向前行。我相信他行出來的一步和我不再掙扎的心境,是藉由祂的「愛」被建立起來,而我們在路途上的歡笑聲,更印證了「愛」。

當我們到達了會堂,我的雙腳已經發軟,跪在地上喘氣,但當我看見他開心的樣子和祂的「愛」在我倆中間的時候,這是世上沒有任何一件東西可比擬的。

自上一次探訪後,我離開了香港一段時候,期間我很想念他們,有時還會取出他們的照片及MMM隊工們的照片作回憶。適逢我今次回港這段時間有幸能再次參與,我心中很感恩亦多謝MMM,今次再度回去,見回一面面熟悉的村民更令我感到興奮,特別是惜別了一段時間後,他們部份人還是記得我,我心中充滿無限的喜樂。

「勉勵團」不單止讓我們可以看見他們,我覺得更是神給予我們一個機會去認識自己,從他們身上去察看自己的不足,更藉著祂的「愛」,在過程中互相「勉勵」。 我認為不是我們去「勉勵」他們,反而我們是被他們「勉勵」的一群。

最後,送上一節經文:「我們愛,因為神先愛我們」。可能在很多的事情上,我們未能完全明白,未必可以直接解決到他們的問題或了解他們的經歷,但是在行動及委身的「愛」中,我們每一個人都可以送上我們主耶穌的「愛」,而我亦相信因為基督的「愛」和「關心」,他們每一次看見我們的時候,樣子是充滿了喜樂和歡笑。

你的雙手會否就是下一個送上「愛」和「喜樂」之工具呢?盼望各人都能將基督的「愛」,籍著父給我們的雙手去榮耀讚美祂!

 

 

馮海源 (11/12/2005)

下定決心

在年半前,我參加了 MMM 的貴州之行,那是我一生中最有意義,與神最親近的一個暑假。暑假後,我常常聽到戰友們多次再參與 MMM 的工作,而我就只有零零碎碎的參與 MMM 聚會和工程,心中一直想著,如果不是讀書忙碌辛苦, 一定要再去參與MMM 的其他工程,與隊工一起為神工作。終於,在這 “ 實(緊)習 ” 的一年,我很感恩可以到痳瘋村去服侍痳瘋病人。

被村民服侍

一踏入痳瘋村,我看見禮堂、公園和村民的屋比想像中好得多,而後來才知道 MMM 義工有份多次協助維修,心中很感動和欣賞。在吃過村民為我們預備非常豐富的午飯之後,知道了做飯和洗碗對他們來說並不是一件易事,很感動!我不停的對自己說:「一會兒一定要努力工作,別辜負村民的款待。」

努力工作

我們的工作是為一組房子裝身,雖然難度不高,但也是頗費氣力的工作。很感恩當日的天氣非常適合工作, MMM 隊工也非常齊心。雖然我們來自不同的教會,也不太清楚大家的名字,然而藉著有同一個信仰,同一份救恩,我們可以互為肢體、一起事奉、也一起回應主的愛,感覺良好!

Howard 的分享

晚上,我們一整隊人在房子堣嬤氶A Howard 的分享深深的提點了我,他大概是說:「我們不但要為村民們修理房屋,更要明白他們是在這個城市堻Q孤立的一群,我們也要把天父的愛帶給他們;和他們握握手、擁擁抱,使他們知道我們是真心真意的去接納和關愛他們。」 我想...耶穌也是如此去接納和關愛我這個罪人。我祈禱求天父使我在明天,好好珍惜與村民接觸和了解的時光。

相交時光

第二天,我們有多些時間與村民們分享,起初還以為他們因身患殘疾,被社會孤立了那麼久,他們心中一定有很多苦毒和很多不滿。但原來/也許他們或多或少都習慣了這種生活,所以他們也不會有太多的負面情緒。在分享中,我感到村民其實很需要關懷、接納和愛;我很想讓他們知道,其實天父才是最關懷、最接納和愛他們的那一位,我很想抓緊機會向他們傳福音。之後,我有機會和兩個村民分享福音,很感恩其中一個已接受了天父為他生命的主,而另外一個也很樂意聽我的分享。(唔!下一次要再努力一點呢。)

話劇 & 遊戲

我們預備了遊戲和話劇給村民,這是我很期待的時刻,因為之前跟一個村民談話時,知道他們很想我們多些來,多些和他們一起玩遊戲和分享。在遊戲的過程中,我看到村民很開心地笑了,雖然他們並沒有美麗的外表,但他們都露出單純和由心而發的笑容。話劇的名字是 “ 一份禮物 ” ,所帶出的信息是:無論你是有錢人、工作狂人、開心人或失意人...只有接受主耶穌基督這份無價的禮物時,才能找到真正的喜樂。求主使我們的信息能深深的印在村民心中,有一天他們都有福氣去接受這份禮物。

起初,我看見村民身上的殘障,都有點兒不敢與他們親密接觸。不過看見村民們那天真的笑容之後,神的話提醒我 “ 耶和華不像人看人-人是看外貌,耶和華是看人內心的。 ” 我開始與村民們握手和擁抱,我明白自己這樣做,才是真真實實的,使他們感到被關懷和接納,也使我真真實實地去感覺他們的生命。

感謝主!讓我有機會事奉,也有機會學習。

 

 

劉逸芝 (Ayko) (23/12/2005)

12月3日再一次隨MMM出發,這次的目的地為痲瘋村﹗
村內的環境比我想像中完備,正因如此我們的工作亦不多﹗
二十一人用了三個多小時,翻新了村內最後一排小屋的外牆,
工作完畢才五時多,於是坐下和一個村民聊天,  
閒聊的過程中內心總掙扎著坐近一點吧,沒問題的﹗
但勇氣就是提不出來便去吃晚飯了﹗

飯後聽Howard的經文分享,提到耶穌同樣地接觸痲瘋病人,
而我們呢?村內的村民都為康復者,有何不可?
整個晚上我因此而搌轉反側未能好好入睡,
就一直的告訴自己明天要主動接觸村民,
就是觸踫他們亦無需害怕,應把信心仰望神﹗

第二天我和一個婆婆(阿財)聊天,
故事由她小時候家人全被日軍所殺,孤苦的她流落街頭行乞,
遇上好心人收養...一同行乞(所謂收養都只是有一個較年長的人照顧一下吧了﹗)
但不久又患上了痲瘋,發病的痛苦,使她失去手指、右腳及面貌扭曲,
呆在村中至今已是五十多年之久,
她的眼神十分無奈及憂傷,傾談中語氣帶著悲憤,
聽著她述說平生的事,看著她本人,心酸得不能形容,
亦很自然地緊握了她的手,眼淚就一直忍著,根本說不出話來﹗
她甚至有點嫌棄自己把我的手甩開,那一刻我卻緊捉著她,
並說到:「我好想牽著你的手﹗」,她笑了﹗
因為這一句話,她終於都笑了﹗

接著下午的遊戲及話劇時間她都在開懷大笑中渡過,
到完場的時刻我捨不得地走遍全場逐一與村民握手,
原來痲瘋病並不可怕,可怕的是人與人之間有隔膜﹗
痲瘋村村民...我愛你﹗天父...感謝你﹗

我又長大了, 願榮耀歸神﹗

 

 

曾國成 (阿 B) (9/12/2005)

地上家鄉 天國親朋

很多人只會相信他們見過的東西,才會相信真有其物、真有其事...我從未眼見過「愛」是什麼東西、淺嚐過「關懷」是什麼味道、觸摸過「喜樂」是什麼形狀、聆聽過「憐憫」是什麼聲音,但我絕對相信它們的存在,因為我在今次的旅程中再一次全都擁有了。

完成了今次(第三次)痲瘋村服侍後,我深知道自己又再一次被神的愛感動而要寫這篇見證,我亦很想將今次的服侍經歷與我所重視的家人、弟兄姊妹、朋友及認識我的人分享,或許他們有些仍未真正認識耶穌基督,但我十分盼望他們可以看完我這個旅程後,像我一樣有一種被神的愛所觸動的心情。

從今年八月中開始,我放棄了原先的工作,希望在一年時間裡四處服侍,達成我真正跳出井底、讓生命慢慢成長起來的心願。不過,我自從沒有了正職後,入息確實大不如前,我既然行得這一步,我便要相信神的供應。感謝神,祂從不讓我因金錢的問題而影響每次的服侍。自八月開始至今年十二月,我共有三次長短外出服侍,當時心裡也有點惆悵,小信的心又來動搖我,我很想去服侍、見識,但又怕盤川超支了怎算好?心裡常泛起「參不參加好呢」的念頭?真的很感恩,我最先兩次的服侍也得到家人及朋友的奉獻支持,而我付出的只是區區小數。今次來痲瘋村,神更替我付了全費(活生生的事實),希望我少去顧慮金錢的問題,只想我全心全意做好今次的服侍就夠了。我相信有很多弟兄姊妹心裡明白甚至遭遇過我這種奇妙的經歷,因為神是慈憐的幫助者、恩典的賦予者,祂要供應的,永不至缺乏。

旅程出發前,我與 MMM 的同工分別籌備痲瘋村旅程的遊戲及福音默劇,雖然參與部分不多,但我也感覺到今次的旅程不像我以往只是參加者身份般簡單,而是其中一位要起來籌備活動的建議者,在最初的時候我也有些壓力,但當我慢慢投入其中時,心裡有一種奇妙的喜樂、雀躍的期待。

耶穌說:「...你們既作在我這弟兄中一個最小的身上,就是作在我的身上了。」
(太 25 : 40 下)

今次再回到痲瘋村探望村民,我認定自己再不是一名義工,而是他們一名同鄉親戚。我們抵步後,他們總是很歡迎我們的,他們不會因我們已來過多次而變得不熱情,甚至招待我們如貴賓般。床舖早早為我們準備妥當(姊妹睡覺的地方更是又新又美設備好的房間)、親自為我們一大班人弄早午晚餐(事前必定問我們喜愛吃什麼)、問我們有沒有足夠被舖、衣服,怕我們會著涼、教我們用熱水洗澡...若是我們所住的是大酒店,我或訐不會有任何感動,但相反我們是一支服侍他們的團隊,為何我們和他們的角色好像反轉了、究竟是誰照顧誰呢?記得有一次吃完了午餐後,我們各自很安然便離開了飯堂,我事後才想,我們為何不去收拾自己的殘局,既然來服侍,為何不主動做點事?況且吃剩的東西本來就是我們的,還要由身體有殘缺的村民為我們做膳後工作?求主原諒!因為聖經曾提到「非以役人,乃役於人」的道理,所以我若再到痲瘋村,必定會親手做回自己的工作,不給他們半點麻煩。

午飯後, MMM 開始投入油漆翻新工作,有些隊員是新加入或是第一次做油漆工作,真的很特別,我每次所參加的工程中,沒有一次見到有隊員會不盡力,極其量只是有隊員累了稍作休息。而最令人十分欣賞的是, MMM 工作絕不馬虎,隊員之間亦必定會互相補足,把工程盡能力地做到最好為止。我們知道做任何事都必定要忠心,縱使別人有可能看不到,但鑑察人的上帝是看得見的。

有一份禮物

耶穌說:「你擺設筵席,倒要請那貧窮的、殘廢的、瘸腿的、瞎眼的,你就有福了!因為他們沒有甚麼可報答你。到義人復活的時候,你要得著報答。」(路 14 : 13-14 )

今次 MMM 也花了很多心思設計遊戲,目的只希望讓村民大笑幾番,送給他們一個歡欣的下午,到了睡覺做夢時也會笑醒,而活動最後一環則由幾位 “ 扮野 ” 出色的隊員演出一個福音佈道劇。故事講述世界上有很多人正在做不同的事,當中有生活忙碌不堪的人、有開心快活人、有錢人、有不斷尋找的人、有寂寞失落的人,一份珍貴但不能用任何金銀財富買到的禮物,逐一送給他們。不過,有人看也不看、有人對它很有興趣但最終沒有要到、有人想用錢來買下,不用錢就不要、有人不停尋找其他禮物,以為自己尋到的才是至寶,但仍不放心要繼續尋找多些,而到最後接受珍貴禮物又視為至寶小心收起的只有寂寞失落人。時間飛逝,到了他們人生盡頭時,天使就憑著禮物這個唯一的記號,將寂寞失落人帶到樂園去...我已得到這份禮物了,那你呢?

很奇怪,當我們邀請了全村村民出來參與我們的活動時,我總覺得出席人數較上次來時少了一部份...

屬靈同行者

聖經裡面有一個關於社群的故事,其精彩之處是記載了一個癱子被四位好友帶到耶穌面前醫治。在癱子生命裡有朋友,一群很捧的朋友...就某方面來說,整個故事的發展裡,他的朋友十分關鍵。沒有這群朋友,他絕對無法來到耶穌面前,絕對無法痊癒,甚至無法得到赦免。這一切一切,都是由於年多前一個明智又充滿恩典的抉擇,交了其中一群很捧的朋友...

遇上一對患難之交、莫逆之友

李伯與顧伯年青時患上痲瘋病,亦在痲瘋村住上幾十年。我與兩人分享了很長時間,他們說話裡沒帶著怨氣、憤世、不平,相反帶著樂觀及正面(從他們的笑容中已感受到),我跟他們相處,感到好舒暢,從他們的言談中更印證了人世間其中一種最簡單、最寶貴的相處之道...

有誰會想到兩位身體被痲瘋病折磨至如此境況的老人家,生命氣息會如此堅韌?他們細述自己的人生上半場,何時患病、改革開放後在痲瘋村艱苦渡過當時的生活。當我問他們現在開心嗎?(我也奇怪自己為何問了這個尷尬問題)他們也齊齊答:「開心,政府每月也有 340 元比我地,我地又唔食煙唔飲酒,生活都夠用囉!」我看到他們的房間內有兩部電視,打趣地問他們是否怕爭看電視? 李伯 說到他們認識多年,係好朋友,大家有什麼吃的東西一定互相贈予,但多年來都不是同房,到最近終於編了他們可以同房,都很開心!「咁就一人一部電視囉 ... 」他開懷地回應。我又問他們有沒有為一些事爭執,他們都說「點都會有既,有時你就我,我就你,先至得既...

我想到他們沒有接受過什麼教育,人生更充滿著苦難,身體更嚴重殘缺,但仍懂得知足常樂、珍惜友情、關顧對方,我從他們身上學習了很深刻、很精彩的一課。感謝神!他們願意同我這個後輩一起禱告...

天國盼望 喜樂無限

莫伯和梁伯是我最後探訪的村民, 梁伯更是我「三顧草蘆」的老人家,他是我在上次痲瘋村見證集提過的人物之一,對於自己由廿多歲開始便一直住到現在快七十歲,怎能不無奈、不難受呢? 我們再度見面時,他較多說話跟我講,更從自己的床底拿了一份家鄉建設、發展的報章與我分享,講述以往回鄉的事,我深深體會到 梁伯(可能所有村民)其實對於家鄉很懷念、對於家人很想念,他內心的「苦」不言而喻;他內心的「痛」揮之不去。不過,他又會不時提到我們常來探他們,好多謝我們如此關心他們(最少謝謝我們 MMM 四、五次)。我每次也回應他說:「我地好似返鄉下探親咁,我當你地係我親戚,唔洗多謝啦...

我是真心又有心說這一番話的,因為他們多年來一直被家人離棄,無人來做你家人、無人來探你們,我願意做...

其實我心裡一直希望他們早日認識主耶穌, 梁伯跟我第一次談話當中,我知道他仍未接受主耶穌,所以我今次也希望與他們再分享神的愛!我也坦白跟兩位伯伯說:「有困難、有開心不開心的事都可以同神祈禱,將來我們更可以在天上見到面,我們好似一家人,我見到你,你見到我了...」 莫伯聽完後,竟然好開心、也好興奮地高高舉起雙臂便說「係哦!將來響天上可以見面囉...」我想到他們的人生真正到了盡頭時,究竟還有什麼最重要呢?我也邀請他們與我一起祈禱,真猜不到 梁伯願意跟我一同向愛我、愛他的神禱告了...

主的靈在我身上,因為他用膏膏我,叫我傳福音給貧窮的人;差遣我報告:被擄的得釋放,瞎眼的得看見,叫那受壓制的得自由,報告神悅納人的禧年。」(路 4:18-19 )

 

 

黃鎮輝 (Andy) (20/12/2005)

在第一次到痳瘋村之後,因為種種原因未能每次都能參與,至今相隔已經差不多一年多了,心裡有時也會掛念著村民。

今次(第二次)到痳瘋村,我還帶了剛和我結婚的太太一同前去,她也是基督徒;另外,還有幾位教會的弟兄姊妹。起初我也擔心太太是否能夠適應-不論是工作或與村民溝通,但當她換了工作服、穿起手套及戴上鴨咀帽後,開始為牆身掃上油漆時,哈哈!又好像似模似樣的(她從來沒有做過油漆工作)!至於我呢...我自覺自己所付出的不算多,表面上我是為村民工作、幫助他們,但實際地在他們身上我自己領受了很多祝福,因著神給我有一顆願意的心去服事,讓我看到自己的生命是被祝福的。

與村民接觸的時候,大家向他們打招呼,他們總是滿面笑容,我想是因為我們來探望他們,大家像是老朋友見面似的歡天喜地。但在第二次探訪時,我才發現村內大多數地方都少了一樣東西,就是一面鏡子;雖然他們見到我們時表現得那麼開懷(至少在遊戲中看到),但在他們的心靈深處,我想他們總是沒法接受自己是怎麼的模樣!

起初我和太太計劃將所穿過的工作服丟棄,但最後太太說:「把衣服洗淨,留待我們下次再來的時候穿吧!」感謝神使我倆有同一心志去服侍,盼望基督的愛能觸動每位村民的心靈吧!




譚小燕 (Christina) (31/12/2005)

這是我第一次參與 MMM 的義工活動,這也是我第一次和丈夫及教會朋友一同出外服務。在痳瘋村裡,我有機會拿起巨大的油掃工作,及與當地的村民溝通,這裡讓我認識到他們十分友善和喜愛與我們談話,也學懂一點油漆的技巧,這是很有趣的工作。雖然 MMM 沒有給我什麼服務費,反之我需要支付兩日的旅費,但我覺得這個旅程是不能用金錢去行量的,而且我真的在這裡得著滿足,是一份幫助別人的喜悅。

 

   

 

>>> Back to the article page >>> Home